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61.迟来的真相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曹操见她如此行为,竟也不恼,只弯身落座于一旁的石凳上,手中把玩着一颗通体莹润光亮的墨玉扳指,幽幽出声:说罢。

    婵娟亦跟着落座于曹操对面,口中的笑意不减,明知故问道:说什么?

    知她在装傻,曹操将扳指戴回自己手上,手指在石桌上来回敲打两下,笑得半假半真:你这姑娘倒是胆大,若不是由于子桓和奉孝,你的脑袋早便不知搬去了哪里。

    婵娟捧场地笑笑,魏公日理万机,却肯抽空来见我这么个小女子,婵娟自当感恩。

    可不知为何,明明之前曹操还将她派去了新野,此时竟装作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一般。婵娟并不开口问他之前的新野一事为何要瞒着子桓,因为自知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曹操饶有兴致地瞧着她,婵娟突然嗤笑一声,道了句:沧月于你而言,到底算什么?

    此时夜色突然浓重,婵娟借着微薄的光亮瞧见了曹操突然僵直的身子,然后继续笑地有些幽寂:其实,她没有死。

    说着,又觉得自己的话过于渗人,忙添了一句:又或是她死了,灵魂却仍旧存活在这世上。

    在听到她没有死一句话时,曹操的身子便已经不听使唤地一颤,脑中嗡嗡作响,婵娟后边的辩证观点,全数被他当成了耳旁风。他当时满心满眼都在想着,若是他的沧月还没有死,那哪怕她已经容颜老去、青春不再,自己也要找到她,然后告诉她自己真正的想法。

    狠狠箍住婵娟的肩膀,他的手指收得极紧,似乎要就此捏碎她一般,道:你如何知道的?她到底又去了哪里?!

    婵娟并未料到他会有如此大的反应,遂见他如此,先是愣怔了片晌,这才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声音轻轻,却足以震彻人心。

    怎么?难不成你已然老眼昏花,认不出我了?

    曹操不可置信地瞪直了双眼,死死盯了她许久,最终双眼一阖,嗤了声:你又怎会是她?

    你又怎会是我心底的沧月?

    不知为何,见曹操如此,本来不欲报仇的婵娟,突然便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她伸手轻轻抚上那人还未来得及退去的手指,声音辗转,却是道了句:阿德

    她以为这一生自己都不会再喊出这个名字,这个曾经独属于沧月的名字。见曹操震惊,乃至于是惊恐地望向自己,婵娟笑得愈发动人。

    你可还记得,自己当初是如何对不起我的?

    曹操的面色有种面若死灰的绝望,但那种绝望感只存活了瞬间,等她再回神时,他早便拾整了情绪,坐回原位。他的声音中有种波澜不惊的闲适感:说罢,你想要什么?

    果然是曹操,婵娟心底一笑,他永远能在一件事情中迅速找出关键所在。

    其实当时的曹操在想:婵娟在许都生活多年,回到邺城也已经过了好几个春秋,可她为何偏偏今夜才将这一事实告诉自己?哪怕她就是沧月,她的目的自己也不得不防。

    婵娟不知打哪儿变出了一壶酒水,自顾自斟上一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这才敛起衣袖,眯眼笑道:婵娟不敢如此大胆,只是想和魏公讲个故事罢了。

    曹操不动声色地将目光锁在婵娟身上,似乎想在她这里瞧出一丝沧月的痕迹。婵娟见他默认,只继续笑道:魏公可知刘表为何不战而败?

    曹操略微察觉到婵娟的一丝话外之音,又听她接道:魏公又可知袁本初为何败得如此彻底?

    若说婵娟刚刚只提到刘表,曹操还不确定她的意思是否是自己心中所想的话,那她提到袁绍时,他便彻底明白了。她是在明里暗里提示自己,莫要废长立幼?

    原来,她也是丕儿的说客?

    先不说她口中的灵魂重生一事是否可信,就算她当真是沧月,她也已经算是自己儿子的妾,他又能如何?强抢过来,左右都看不得她离开自己后再获得一丝幸福吗?

    曹操想到此处,这些年的遗憾与折磨再次涌上心头。若她明知自己日日在追悔中痛苦不已,却又从来不肯向他坦白,那她对他岂不算是狠心到了极致么?

    那一刻,曹操无暇他想,只抬头冲婵娟笑了笑,我可以满足你。婵娟一愣,知他不会如此豪爽,果然那人又淡定接上一句。

    可你必须要做本公的姬妾

    又是连续半月未瞧见曹丕的身影。

    小院中有几株新开的木槿,鲜妍吐芬,倒是衬得整个院子都满是生机了起来。婵娟靠在身后的窗棂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在窗沿儿,眉心几不可见地一蹙,心底却还是实实在在地叹了一声。

    若儿一大清早便起身出门,到现今都快正午了还未归来。青玉今早亦收拾出门,说是要为她置办几件夏季的衣裳,也还未回府。婵娟想起昨夜自己亲手交给若儿的一纸书信,心中的忧虑却瞬间又浓了几分。没错,她心中纠结反复了半月左右,终于还是下定决心,要见一见曹操。

    那封书信并无过多赘述,婵娟只回忆着自己上一世的手法,匆匆掠笔而过,仅留下两字:沧月。

    这个名字已经许久未曾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了,婵娟写好的那一刻,呆怔怔地瞅着面前的名字,突然就发现,上一世的事情,她已经快记不得了。

    她是否曾经爱慕过曹操?是否曾被那人反手利用送去汉宫服侍刘协?又是否在某一个阴雨连绵的午后丧命于高台?她统统都记不大清了。原来于她而言,那只是她有关上一世的梦境罢了,无论梦中如何,都不该再把它带回现实。可曹操则不然,沧月的存在就是他今生最难忘的一段经历,他没有所谓的重生,有的只是涓涓流逝的岁月,明明想忘,却又总是在某个午夜梦回时分,想起自己年少时期错过的那段烟花一般绚烂短暂的爱情。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