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69.江山为聘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婵娟尚在神游,就听吟月疑惑道:对了夫人,昨夜您说要喝茶,怎地茶汤煮好了,却一口没动?

    她当真煮过茶汤?!

    婵娟想起昨夜那些太过真实的种种,心跳突然猛地加快,她的眼神在房间环顾一遭,终于望见镜台上,那压在一只海棠花纹锻盒下的帛纸。吟月见婵娟突然直直向梳妆台的方向走去,然后自其上抽出一张帛纸,双手明显都有些颤抖。

    她刚打算开口询问,就见婵娟两步跨出房门,快步向院外奔去。这还是吟月第一次瞧见孟夫人这般不顾仪态的样子,以往就算是君上有请,她都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

    这一切竟都是真的

    婵娟奔在路上时,满脑子想的都是昨夜曹丕温情脉脉的模样,原来他当真打邺城孤身前来,又为了她甘愿去找孙权面谈。她联系了所有的前因后果,这才发觉孙权的心思。原来自从那一夜,她在孙权面前喊出子桓的名字后,他便已经知晓自己所谓的心上人便是魏太子曹丕。顺藤摸瓜,找个探子查得自己在邺城的一切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他赌曹丕会亲自前来,原来自己在他手中,不过是一张王牌,一个用以提出条件的保障

    可曹丕明知面对的是什么,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做了,只为了接她回家,仅此而已。当年的曹操将她送来东吴时,必定没有想到曹丕会为了她,甘愿放弃即将到手的天下吧?

    你看,无论再活多少世,我都不会再遇见比他待我更好的人了。

    想到此处,婵娟的步子更快,她先是寻到了知行,并向他询问孙权的踪迹,知行被她行色匆匆的模样吓了一跳,支吾半晌才说君上他午后要去行猎,这会儿许是在校场。

    婵娟闻言后转身便走,谁知知行却拉住她的袖角,道了声:夫人可是想好了?

    婵娟知他话中有话,也并不回身,只肯定地点头,再清楚不过。

    见她如此果决,知行果真不再言语,像是有人提前吩咐过一般,那人指了指不远处的青灰色车驾,俯身道了声:夫人珍重。

    婵娟虽然不知道孙权为何会为她安排马车,也不知道他此举何意,可她还是默默行到车驾处。那车夫见她走近,忙为她搬了具箱笼,又搀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上马车,这才挥鞭出了吴宫。

    婵娟的身子还未坐稳,便被马车的冲劲带得一个趔趄,幸好混乱之中扶住了车窗的边缘,这才将将坐直身子,心脏在胸腔内砰砰直跳,婵娟虽然不知道这车夫要将自己带向何处,可她却清楚自己已经不能回头。

    不知过了多久,婵娟被马车晃地有些头晕,胃中不由都有些翻江倒海,正在这时,马车却猛地停了下来。婵娟撩开帘子一瞧,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来到了江边,从此处顺流直下,不出五日便可回到大魏。她掀开门帘,正打算跳下车驾,就感觉一股力道将自己扣在怀中,箍地极紧,她一抬眼,这才瞧见一双熟悉而又陌生的瞳孔。

    刚刚这车夫将帽檐拉得过低,她并未瞧见他的模样,原来竟是孙权?那他将自己独自拉到此处,又是要做什么?

    婵娟按下心中的不安,只道了句:见过吴侯。不知为何,听过她的话后,那人的手劲更大,婵娟不由闷哼一声,谁知,孙权却将她按回车驾之内,将她狠狠压在车厢内。

    你终究还是不愿意陪我么?

    孙权的声音有股难以压抑的怒火,婵娟使劲推搡着眼前人,可他却纹丝未动,婵娟早便说过自己心有所属,虽死不悔,吴侯这又何必呢?

    虽死不悔?呵孙权冲她冷笑一声,鼻尖凑得更近,若是他死了,你也甘愿作陪?

    难道你就不想我吗?

    烛光摇曳,夜风在这一刻却蓦地湮了声,只留下满室静寂。

    婵娟的余光瞥见那扇大敞的窗子,心中的滋味千般万般,可她却不知该如何回应。遂轻轻咳嗽一声,婵娟伸手抵上曹丕的前胸,为两人之间留出一丝缝隙,口中干笑两下,道:魏王莫要言笑了,此乃东吴,魏王这般行径已是逾矩了。

    曹丕见她始终将头低低埋下,不肯正眼瞧瞧自己,又听她事到如今,还在说这些故意见外的话语,心中不知打哪儿就冒出一股无名火。一把将婵娟打横抱起,曹丕两步走到窗口处,将她稳稳放在窗沿上,婵娟一个重心不稳差些跌下窗去,惊慌之中一把扯住曹丕的衣袖,然后便被那人顺势揽进怀中,那人的胳膊托在她腰际,明明婵娟是侧坐在窗子上,可目光抬起,还是刚好与那人直视。

    想起宫中人多眼杂,万一有人此时进了这院子,就会直接瞧见这边的全部动静,婵娟在那人怀中狠狠挣了挣,口中急道:魏王还请自重!

    曹丕眸中的光亮黯了些许,双手却始终不肯松开半分。他微微靠前,唇瓣错过她的鼻尖,直直印在她额头,蜻蜓点水,却让婵娟瞬间一颤。

    当真不想我吗?

    婵娟知他固执的脾性,若是自己不回答他这个问题,那他定会纠缠一夜也要问出个结果,遂她轻轻抬头,终于将视线移到那人的面上。他的眉眼依旧,目光清澈,只是眼角多了一丝细纹,婵娟缓缓出声,就算已经猜到那人的答案,还是开口问道:就不怕丢了性命吗?

    见她终于肯正视自己,曹丕将她紧紧扣进怀中,下巴抵在她肩头,满是失而复得的欢喜,自然是怕的,可比起性命,我更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你。

    话罢,唇瓣转而落在她侧颈,口中说出的还是那个问题:可有想我?

    婵娟的眼泪在眼眶中徘徊许久,忽地就掉了下来,只见她抬手抚上曹丕的侧脸,声音满是温柔与思念:怎会不想?日夜思念,足断肝肠。

    当时的她突然发觉,自己再也无法保持那劳什子的冷静理智了。既然想他,就要直截了当地告诉他,就算旁人说她酸腐也好,说她自私也罢,她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曹丕听过她的话,右手在她腰侧撤离,然后扣在她脑后,狠狠吻上她的唇瓣,从疯狂沉沦,到蜜意柔情,直将多年来的彻骨思念全数宣泄而出。

    婵娟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心中想的却是:这便够了。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