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20.御赐良缘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若是只听这人话里的内容,只会感觉他定是被人欺辱的一方,可再去细听,就能感受出他语气中那股无礼与傲慢。

    婵娟努努嘴,这才靠近若儿耳根,嗤笑一声:这位店家怕不是在坐地起价?

    若儿闻声抬头,一脸好奇地向店中瞅去。婵娟走上两步,终于缓缓步入铺子内侧。四处瞧了瞧却发现,此处虽不算很大,结构却极巧妙,似乎是被人改造成了两个隔间。外边是用来交易字画书具的场所,所以无论墙上还是屏风处,都空间利用地挂满了琳琅满目的画作,什么山水鸟兽,士子佳人,倒是极为全面。

    里侧的隔间放了几具书案,还有一系列煮茶的工具,与外间以一巨幅屏风相隔,屏风上的红梅戏春图被挡住几分,倒显得更有意境起来。

    婵娟将目光放回店主对面的那位身着窄袖赤朱色襦裙的女子身上,那人许是被店主堵地满面通红,却一时想不起该如何辩解,遂一手砸上店老板面前的实木台柜,怒道:你这老板巧舌如簧,好生无赖!

    只听柜子凄惨地一声悲鸣,本来打算上前帮腔的婵娟脚步一滞,这位姐姐看着文静端庄实则豪气霸道,绝不是个轻易被人欺负的性子。

    谁知,那老板却伸手自那位姐姐怀中抢过一个物什,然后凉凉道:姑娘若觉得小店价高,那大可以走出去瞧瞧,在下敢断言,这整个许都城内,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这种砚台。

    吃瓜看戏的身影一僵,婵娟望着店老板手中那块奉孝倾心已久的青瓷褐釉十足砚,眼皮顺利地抽了一抽。

    坐地抬价便也罢了,竟还敢拿她家先生看上的东西坐地抬价?!

    店老板只感觉有一道凉风袭来,眼前恍惚一阵儿,等他再定睛去瞧时,手上的砚台早便没了踪影,反而多了差不多三十两五铢钱。店老板怒眉望去,只见一位身着水绿色广袖曲裾的姑娘正倚在门口处盈盈望着自己,笑容若有似无,目光却出奇地凌厉,明明一副人畜无害的可爱模样,竟让人心底莫名凉上三分。

    在她身前还站了一位桃色长裙的姑娘,那人拉起刚刚还和自己争执的小姐,擅自将他们店中的砚台放到那位女子手中,声音娇嫩清脆:这位姐姐且先拿好,莫要与这种人过多计较。

    那位女子面露疑色,却还是郑重伸手接过。

    ——店老板:死机重启中

    这位小姐此番作为怕是有些不妥,本店屡受丁仪丁大人恩惠,小姐如此一来,就不怕惹怒了丁大人吗?

    似乎刚刚想起自己强有力的撑腰,那位店主面露精光地阴声一问,实则已经算作恐吓了。婵娟闻言差些笑出声来,这个丁仪她还是知道的,此人最近总是辗转于曹氏几兄弟之间,在她看来,大有攀附曹植的意愿。

    婵娟拿出前些时日曹植那厮良心发现送给她的一块玉凤,其底端清清楚楚刻有一个曹字。婵娟心知这孩子虽然嘴硬别扭,但终究还是关心她的,遂也并未点破他的用意,今日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婵娟悠悠然走上前去,悠悠然拍上店老板的肩膀,并悠悠然将那块玉凤推到他眼前,生怕他看不清底座上的刻字。

    望着那人逐渐苍白恐惧的脸色,婵娟温声道:不知我是否可以将那砚台拿走了?还是说要等着丁大人亲自为我家主公送去?

    店主神色一凄,彻底放弃抵抗。

    婵娟看着那人点头哈腰为自己开路,并将自己送出店外的模样,满意地勾勾唇,果然仗势欺人什么的她最在行了。

    多谢两位妹妹割爱相赠,姐姐感激不尽,不知该如何答谢才好?

    之前倒没听出这人还有些异域口音?

    婵娟挺胸抬头的身影一顿,其实这也不算是她们割爱,左右是奉孝的钱,奉孝心仪的砚台,她们没有半丝割爱心痛之感。况且就算今日是奉孝在此,那他定也会以此相赠,只因奉孝最不愿做的事情便是与美人儿争些什么。

    虽是如此想着,但有人想答谢,你总是要给些机会不是?遂婵娟与杜若相视一笑,她们身后的姐姐莫名有些方。

    你竟去过匈奴?!

    婵娟和杜若将这位姐姐拖到自己心仪已久的食肆中,连忙点上三份汤饼,一壶清酒。等餐的时刻还颇为自来熟地聊了起来,这才知道面前的姐姐名叫蔡琰,最近刚刚从匈奴回到故土,还不是特别适应家乡的风土人情。

    蔡琰见婵娟二人如此惊奇,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只将两副竹筷分别递过来,摇头道:来去皆非自愿,红尘一可怜人罢了。

    婵娟听出她口中些许酸涩,这才发觉自己和若儿的失礼,忙抱歉地笑笑:蔡姐姐莫要怪罪,我和杜妹妹都是好奇罢了,姐姐的往事不想提也无妨。

    蔡琰不曾想婵娟虽然年纪小,却有一颗七窍玲珑心,只拍拍她的小手,道:妹妹但问无妨,我只是最近遇到些烦心事,刚刚难免伤情了些而已。

    这蔡琰似乎尚不到三十岁,婵娟心中有些东西仿佛要突出重围,拨开云月,却又在若儿的一声欢呼中颓然败下阵来,姐姐,汤饼来了!

    婵娟望着面前诱人至极的饭食,却仍不忘斯文有礼地先回一句:不知姐姐有何烦心事?

    望着面前两位小妹妹忍不住诱惑狼吞虎咽的模样,蔡琰一笑,亦低头尝了口面汤,确实馨香满溢、滋味十足。

    最近家中为我定下一门亲事,蔡琰似乎有些莫可奈何,我与那人还素未谋面。

    杜若听到是有关姻缘的事情,这才小脑袋一抬,道:男女订亲双方素未谋面本就是常事才对呀?

    婵娟亦抬头,总觉得此事绝非如此简单。果然,蔡琰又一叹,我这个年纪本就不该继续居在父亲家中,再嫁也是常理。但我昨日才听闻,那位与我定亲的男子直言誓不与我成亲。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