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10.引军官渡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若儿趴在一旁的桃树枝上,揪了瓣水嫩桃花,放在手心中把玩着,还不忘时时看一眼伏在地面的葱葱草地中左右摸索的婵娟。

    婵娟抹了把额头的细汗,望着西边沉沉欲坠的金乌,嘴角都快搭耸到下巴,听见若儿的问话,忙愤愤然回了一声,还不是那曹大公子!这厮非要让我将那枚簪子还回去,我想着自己许是将它丢在了这棵树附近,可寻了将近半日还是没找到。

    若儿连忙趴近婵娟一些,好奇八卦道:倒是看不出来,像大公子这般清淡的人物竟都能倾倒在姐姐的芳容下。

    婵娟撇撇嘴,为何她就一点都看不出来?

    想什么呢?之前那个人摔过我两次,他为赔罪这才送了枚旧簪给我,哪来的倾倒不倾倒的?

    杜若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兀自低笑两声,见婵娟没有询问的打算,连忙自行开口,道:我看大公子对姐姐就与对旁人不同,否则宴席那日姐姐脏了衣物,为何却是大公子跑来问我讨的衣裙?

    婵娟摸索的手势一顿,竟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若是如此看来,那曹丕对她确实好坏参半,可他是曹操的儿子,又比上一世的自己小了十几岁,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该与他扯上干系才对。

    婵娟吐纳一声,忽地便想起件事来,若儿,先生后日出发要用的药材可都点清了?

    若儿亦跟着惊呼一声,差点从树上翻倒下来,这两日她跟婵娟处得开心自在,差些都忘了先生还要随着前去官渡驻军。

    姐姐,我将灯笼放在这里,实在找不到的话你就早些回屋,莫要着了凉,我这就去为先生清点药材。

    婵娟望着杜若那道樱粉色的身影匆匆消失在远处灰蒙的夜色中,笑得有些无奈,不由暗道一声,傻孩子。

    曹丕从文安那儿听说婵娟在后院寻了一下午簪子后,当即扔下手中的百斤长弓,从校场策马奔向郭府。他到达后院时,正巧遇见匆匆离去的杜若,若儿惊呼一声,还未来得及开口行礼,便被他虚掩住口鼻,轻轻摆手挥退。

    杜若望着大公子趁着黯淡的天色,背影没入后院的重重树影中,心中竟有一丝庆幸。庆幸有这么好的一名男子甘愿守候在姐姐身边,庆幸这个人不是阿彰。

    这是不是代表,她还有机会让二公子喜欢上自己,哪怕这只是她的痴念妄想?

    曹丕步入后院时,并未直接过到婵娟身边,而是两步上树,悄悄潜在婵娟身侧的高大梧桐上,那也正是当日婵娟被恶犬所困的地方。

    他瞧着树下暗黄的灯影,瞧着那个女孩貌似丰盈实则胖瘦得宜、恰到好处的身姿,耳边传来淡淡风声,和那人略显稚气的嘟囔抱怨,他的嘴角竟不自觉挂上一抹温柔的笑意,那枚簪子在自己手中攥了攥,还是被他悄悄掷入离婵娟不到五步远的牡丹花丛中。

    婵娟本来都想放弃这次大搜寻了,可就在她一屁股坐在地面,摇着那宽大的水袖为自己扇风时,无意间在身旁的那片花径底部瞥到一丝红光,她连忙拿过灯笼来瞅上一眼,果然是曹丕赠与她的那枚玉簪!

    婵娟拍着自己狂跳的心口,颤巍巍捡起那枚簪子,直激动地两眼泪花花,宝贝,可叫姐姐我好找!

    说着便将那簪子小心翼翼包在一块素白布绢中,然后塞进怀中好生保管。

    此时,猝不及防掀起一阵夜风,带来丝丝清香,让她有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婵娟猛地抬头,只见身侧那颗高大的梧桐树上正绿叶翻飞,传出沙沙声响,树上空无一人,月光随之倾泻而下,清朗透净,倒像极了那人的眼睛。

    婵娟一缩脖子,连忙端起灯笼向膳房的方向跑去,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就独独想起了他来?

    清晨的天气最是清凉,这个时节的桃花也将开了,遂杜若收拾了针线匣子和郭先生的几件旧衣物,又在屋中搬出个小木墩,便坐在她和婵娟共同的小院内为先生缝补着衣裳。

    没过多久,她便瞥见院墙处冒出一顶白玉冠,那顶玉冠反射出几缕阳光,杜若再瞧,就见一团乌漆漆的脑袋摇摇晃晃,最终缓慢上升,扒在墙头处,露出下边那张爽朗稚气的俊脸来。

    那人兴奋地冲她挥挥手,高声道:杜妹妹,婵娟可是起了?

    杜若瞧着好笑,没曾想这曹家二公子竟是这般幼稚可爱,遂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到墙边,抬手遮头,道:二公子怎么不从门口进来?

    近日大哥刚刚教导过,说是不可随意进入女子的内院,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曹彰笑得露出一口白牙,睫毛弯弯,配着身后湛蓝的天空,莫名有种宁静悠远的和谐之感。不知为何,杜若的脸色忽地一红,只低低道了声,姐姐她一大早便去为先生伺候笔墨了,到如今已有一个时辰,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该回了。

    曹彰这才哦了一声,连忙跃下墙去,似乎想起什么,连忙又扒回墙头,冲杜若掷过一朵桃花,笑道:多谢杜妹妹相告。

    望着消失在墙头的少年,杜若有些懵懵地捡起地上那朵半开的桃花,半晌,嘴角忽地漾开一朵笑来。若是有人瞧见,定会说那满园春色都不及美人唇角微弯。

    而这边,婵娟刚打奉孝那儿偷了闲,忙溜向自己的小院想睡个回笼觉。最近她总觉得自己这灵魂年纪大了,需要好生呵护才对。

    谁知刚行过湖边的青石翠月桥,就瞧见一道洒落的身影,那人倚在桥头的梧桐树下,一身玄色深衣,不知在低头把玩着什么,听见来人的脚步声,这才抬头望过来,眸子里似乎盛了一汪碧水,见婵娟有些发怔,那人唇角的笑容竟随着逐渐放大,刹那间,羞煞了一树繁花。

    婵娟咳嗽两声,若无其事般走到曹丕跟前,福了福身子,乖巧道声:婵娟见过大公子。

    曹丕不知为何,今日竟没有直接开口逗弄她,而是将目光紧紧锁在她身上,莫名瞅得人心下发慌。婵娟还打算说些什么,便听曹丕有些低沉的嗓音响起:你我之前可曾见过?

    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

    婵娟抬眼瞧着那人轻皱的眉头,心下好笑。若她曾经遇见过这等风度翩翩的少年,自己又怎会忘记?微微摇头,婵娟难得冲曹丕笑出一眼横波。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