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12.奶娃也撩妹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婵娟没有作声,只淡淡一颔首,算作回应。其实,若儿根本不必如此小心翼翼,她从未怨过青玉,只是如今看她气色红润,两颊生光,知道她日子过得不错,倒觉得自己今后似乎不必再替她忧心了。

    正想着,对面的几人袅袅行过,在距婵娟不过五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馨云作为姐姐,率先冲她们的方向柔声道了句:见过二位公子。

    婵娟听过这话,心中有些好笑的同时又替她们长舒了口气。馨云两姐妹能变化地如此之快,少不了贾诩的提点,贾诩此人谋略之深可见一斑。他该是心知自己与曹氏曾经结过仇怨,虽然曹操表示大度不计过往,可过去就是过去,它明晃晃摆在那里,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就会心血来潮,和你算算过去的几笔乱账。所以于他而言,最聪明的做法莫过于敛锋芒,闭口舌,不争不抢。

    至少表面要做到与世无争才行。

    馨云馨月若能做到改性收敛,日后嫁个无权富贾,便能安稳太平一世,贾诩的路也不至于难走。

    婵娟含笑抬头,正好对上青玉那有些晦涩不明的眸子,其中翻滚了汹涌浪花,却最终湮了声响,叫人揣不透半分内理。

    婵娟妹妹近来可好?一年不见,父亲可是时时惦记妹妹,希望妹妹有空能常来府上聚聚。

    馨云冲曹植行过礼,便转过头来与她寒暄,婵娟从青玉处转开视线,投向馨云,道:姐姐说的是,妹妹也是十分想念两位姐姐和先生夫人呢。

    馨月本来默默不语,谁知听过婵娟的话,竟两步挪上前来,道:听说婵娟妹妹在郭大人府上是做侍读,倒也算是个苦差,哪比得上先前衣来伸手的逍遥日子?

    说罢,还一脸惋惜无奈地瞅着婵娟的神色,似乎怕漏下什么端倪一般。

    婵娟心底轻笑出声,只要能在奉孝身边,侍读算什么?就算让她去做苦力,她也甘之如饴。

    谁知,她还没来得及回话,便听馨云回头佯斥道:馨月,父亲教导过不可揭人之短,不可居安忘忧,你可还记得?

    馨月这才吐吐舌,别过头去。

    馨云见状,忙笑着拉过在一旁躲在青竹身后的青玉,一脸熟络地与婵娟道:妹妹,青玉她手脚利落,父亲见她可怜,便将她唤来服侍我。今日恰好一起出街,就瞧见了你,你说可不是缘分么?

    说着,便侧头拿胳膊顶到青玉的侧腰,:青玉,还不快见过你家前小姐?青玉的脸色不知为何竟苍白地厉害,被馨云一推,脚步都有些踉跄,嘴上却乖巧开口,婵娟小姐。

    婵娟心底难免有些无奈,她本以为这两姐妹当真是长了记性,改了脾气。谁知全是表面功夫,内里照旧,暗疮新生。

    婵娟想着自己若是再不离开,恐怕青玉还会被她们二人逼着做些什么更难堪的事情,只能冲青玉盈盈一笑,然后偏头睨了两姐妹一眼,道:两位姐姐好生逛着,婵娟突然想起荀先生还有些事等着两位小公子去做,就不再继续在这儿絮叨旧事了。

    说着,便拉起杜若的小手,麻利转身,冲文安使了个眼色,便想就此开溜。谁知左手中拉着的那个小公子就是雷打不动,眼睛直勾勾盯着刚刚馨云馨月两姐妹的方向。婵娟正要开口催促,就见曹植侧过头来,翻了个白眼,道:快看小弟。

    婵娟拧着眉头回头望去,就见一道绿油油的小肥身影此时正两眼放光地凑在馨云面前,口中说出的话差点将婵娟雷出九重天。

    这位姐姐长得好生漂亮。

    奶声奶气的惊叹,婵娟再次无奈叹气,正好又瞧见那个小屁孩,两眼亮光陡生,完美展现了一副小风流鬼的架势。婵娟撇撇嘴,当真是有其兄,必有其弟。

    馨云本来因为辱了婵娟,心中畅快,又见有位曹家小公子如此直白地夸赞自己,遂羞得满面通红,忸忸怩怩一点头,道:谢小公子夸赞。

    谁知,那人却径直略过馨云的身子,走到她身后的馨月跟前,变戏法般从自己的广袖大袍中拿出一只七蝶步摇,递到馨月手中,笑得一脸人畜无害,这位姐姐美艳动人,与这步摇可称绝配,冲甘愿相赠。

    馨月显然有些受宠若惊,既惊又喜地接过那只步摇,连忙回礼欠身道:小公子谬赞了。

    杜若几不可见地哼了一声,却听旁边的曹植曹三公子无聊地拿起长袖扇了扇风,然后幽幽道:小弟如此一来,她们姐妹至少要互相冷脸上半月左右罢。

    杜若这才恍然,再去看自家姐姐,不知为何那人好像全身石化了一般,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

    就是那个从她小学时就在称象的曹冲?!

    婵娟心底暗叹两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淡然表情猛然裂开三分。自己刚刚竟然还亲了曹冲小天才的尊贵脸蛋儿么?

    如此想着,便见她两步上前,恨铁不成钢地将这只小娃娃自一群莺莺燕燕中扛出,边走边训道:小小孩子不琢磨着怎么去称象,整日勾搭小姑娘可还行?

    年方五岁的曹冲:

    一路上,婵娟镇定地拉着曹冲的小手,一刻也不愿松开,脚步悠悠然朝司空府的方向踱去。心中却已泪流满面,自己刚刚说什么不好,非说荀先生找他二人有事,曹植倒是一眼看出她在扯谎,可曹冲这孩子却一脸天真地冲她问了句,婵娟姐姐,荀大夫既有要事,那我们还是早些回去才是。

    若不是常言道不能在孩子面前失信说谎,那她定要去前街那家专卖白皮儿汤包的铺子好好犒劳自己一顿。

    别人家穿越重生,都是逆袭虐渣,功名利禄大好前程满天飞。可轮到她重活一世,除了白捡了一条性命之外,竟沦落到看孩子的地步,暂且不论这孩子是曹冲小天才还是隔壁二狗子,都难免叫人身心俱疲。

    至于复仇么?婵娟甩甩头,别想了。怪只怪她上一世想不开,结识了一群大佬,还被他们无意中坑死。婵娟当时便下定决心,等哪天空了下来,她定要写本书,名字就叫《对作死与被坑的辩证分析》。

    婵娟带着两位小公子回到司空府时,府门口处正侯着两名褐衣小厮,腰上却配有长剑,右侧那人面上还有一道清浅刀痕,一看就是位习武多年的护卫老手。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