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4.臀骨“惨案”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在她倒扎头落下树杈的那一刻,只见一道玄青色的身影呼啸而过,引起几道惊呼,那人飞身而起,伸手稳稳扣住婵娟丰润的腰肢,然后潇洒一转,收场落地。婵娟瞧着那人精雕细琢的脸蛋,清俊无双的气质,以及那双勾人心魂的桃花眼,强撑着身子一把攥住那人的衣领,咬牙切齿地碎了一句,好你个小瘪三!

    曹丕本来对自己英雄救美的过程颇为满意,可当他满面自信地低头时,却听见了一个平生谁都不敢在他面前提起的词汇,当即脸色一僵,松手离去。

    因此,一连数日,婵娟再次卧病在房。

    期间,曹彰前来探望四次,送礼三次。小瘪三派人前来送礼六次,被拒六次。

    青玉望着自家小姐捧着手中的面人儿,欢天喜地的模样,小心提醒了一句,小姐,曹大公子今个儿又派人过来了。

    婵娟咬上一口眼前的面娃娃,顿觉松软甜腻,唇齿留香,嗯,知道了。

    青玉有些为难地再提醒一句,小姐若是再不见,大公子怕是要恼了,这未免让先生也难做。

    婵娟这才一抬眼,也对,扶我起床。

    曹丕派来送礼的侍从见婵娟拖着病躯出房门相见,顿时激动地泪眼汪汪,连忙欠身道:婵娟小姐,小的文安,今日奉大公子令,特来为小姐送上礼品,并为前几日的无礼之举向小姐赔罪。

    赔罪?那等高傲无礼的小子竟也会认错?

    婵娟拿过文安手中的攒金丝水纹锻盒,不以为然地打开一瞧,待看清盒子里面的物件时,眼神瞬时一凝。在里面好生躺着的是一只海棠红梅形镂空薄玉簪,簪身上的梅花雕地生动传神、栩栩如生,只是如今朱红暗褪,显然已是有些年份。明明是寒风猎猎,它却能让人嗅出一丝清幽梅香,沁人心脾。

    婵娟不由怅然一阵,这明明就是上一世她初入汉宫时,曹操送给她的信物。那一夜,他将自己轻轻拥入怀中,声音难得温柔动听。他说,沧月,若是你这次成功归来,我定去向你阿翁求亲,从此你我白发不离。

    真可笑,如此动听的假话,当初的她就这么傻乎乎地信以为真,然后落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最终还陪送了自己的一颗项上人头。

    这个东西,本就不属于她,她也不曾稀罕。

    婵娟将手中的锦盒啪地合上,眼角的泪意忍了忍,终究还是没能成功,因此声音就莫名冷上了三分,回去告诉你家公子,这等首饰婵娟怎配持有,今后只要大公子不再做打扰,便是对婵娟最好的赔礼。

    对面的文安眼皮猛地跳了一跳,还未来得及阻止婵娟这段冰冷的回话,便听身后数米远的方向传来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周围的空气也因此而微微凝滞,那还真是不巧,在下又来打扰了。

    婵娟抬头,就见前几日那个再次将自己扔了个底朝天的男子,正好整以暇地抱臂望着自己的方向,面上毫无悔过自新之意,倒是那双眸子水盈盈将人框住,顾盼生辉,最是勾人。曹丕这人如此反复难缠,倒真是超乎了她的预料,她本还以为这曹家大公子是个清冷孤傲不爱理人的性子。

    婵娟身份卑弱,不能直接与那厮顶嘴,遂挤了丝微微笑,俯身行礼道,大公子万福。谁知,曹丕却并不吃她这一套,嘴中冷冷哼出一声,便冲文安道了声,还傻愣着做什么,既然人家不收,那随便找个婢女赏了就可,左右也不过是枚旧簪。

    说着,便自树下起身,率先扬长而出,脚步快如风,似乎生怕被这都亭侯府染了一身污秽似的。文安踌躇片刻,这才回身离去,只是不到三步又冒死回头,将盒子牢牢塞进她手中,急急道了句,小姐有所不知,大公子他之所以选这只簪子相送,只是因为这簪子曾被我家主母收藏多年,不舍佩戴,新近才赐给了我家公子,说是让他今后赠给自己心仪的姑娘。

    话音刚落,便逃命一般离去。

    婵娟不由冒了几滴冷汗,这文安小哥怎生的如此可爱,这般怕死还要将实情与她讲个明白。

    心仪的姑娘什么鬼?

    虽说古代的孩子大多早熟,可这曹丕的年纪与她相差地未免也太多了一些,而且就凭他刚刚那副吊炸天的模样,虽是文安这么说,可任她如何都看不出这竟是曹丕喜欢哪个姑娘的表现。

    小姐,这簪子倒是与您的气质相配的很。

    青玉手脚麻利地用手中的白玉梳帮婵娟的一头长发理顺,然后将一旁的羊脂色茉莉小簪别在婵娟发间,更称的人肤白如玉,面色润泽透亮,她小脸蛋上的那两圈肥肉也好似没那么显眼了。婵娟用手抻了抻身上套着的这件青碧色广袖螺纹棉裾裙的衣角,不由幽幽叹了一声。

    曹操前些时日拨到贾诩府上一批侍女,贾诩瞧她孤独便将青玉唤过来侍奉。青玉打小儿便被家里人卖进宫中伺候主子,也算是吃尽苦头,如今才十二岁不到,便已经手脚勤快、诸事利落了。婵娟拍了拍青玉的小手,一副姐姐兼长辈的口吻,道:你这丫头,以后梳妆打扮这种事情我自己来做就好。

    谁知,青玉连忙苍白着小脸下跪,裙角在空中划过,带起一阵微波荡漾,婵娟小姐,青玉若是做错了什么,您只管示下,千万不要赶奴婢出府!

    婵娟着实惊了一惊,想着自己好心好意为她减轻负担,这孩子还让她做了一回吕洞宾。不过她应该是被吓怕了,这才如惊弓之鸟一般小心翼翼罢。婵娟一把将手架在青玉腋下,然后将她猛地抬起,瞅着青玉略显讶异的双眸,这才淡淡咳了一声,你瞧,小姐我力大无穷、孔武有力,所以才想每日多做点事情,耗一耗体力,与你无关。

    青玉这才将信将疑地为她披上一件刺金莲纹桃色大衣,在她身后紧随着也出门而去。谁知刚离了自己的院子没几步远,便瞧见两位穿金戴银的姑娘在前方那颗半枯的老松树下仰脖观望,那两人浑身皆饰以朱缨明铛宝玉,若是让旁人来瞧,定道这两位不知是打哪儿跑来的暴发户小姐。

    婵娟扶了扶头顶的茉莉小簪,脸上攒出几丝笑意来,这才走上前去,道:不知二位姐姐在瞧些什么?

    对面的两人闻声回头,见是婵娟,难得给了个好脸色,婵娟妹妹,你来的正巧,阿宝它不知怎地爬到了树上,眼下许是睡着了,怎么也不肯下来。

    阿宝是一只宠物猫,婵娟克制三声,还是默默翻了个白眼。

    贾诩此人有两房夫人,两房夫人除了各自的公子外又恰好各生一女,分别取名为馨云、馨月。虽说贾诩如今已是年过半百,可这两位小姐和婵娟却差不出多少年岁,贾诩老来得女,可谓是分外疼惜。

    他这两位夫人许是经过了多年的战乱流离和岁月磨砺,现今个个脾性温良,大度和气,平日里曹操若是赏了贾诩什么珠宝玉器,两位夫人节俭惯了,也并不怎生稀罕,就都赐给了膝下的女儿。馨云、馨月两姐妹见曹操对自家父亲敬重的很,平日里难免倨傲了一些。

    在她们眼中,婵娟不过是贾诩在府外领回家的野丫头,根本不值一提。可没曾想,就是这么个野丫头,竟攀上了权倾朝野的司空曹将军家的二公子,心中油生嫉恨,遂对婵娟难免日日横眉冷脸,只想着将她逐出府去才好。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