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58.连夜归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婵娟双手勾住他的脖颈,却是有些发凶地反问道:怎么?难道你还想对本姑娘始乱终弃不成?

    曹丕险些失笑出声,见婵娟还是一脸受伤地凉凉倚在自己肩头,这才禁不住将额头凑上前去,声音是前所未有的真诚贴心:傻瓜,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只感觉那人一脚踢开房门,又反身将门勾上,然后自己便被他稳稳当当地放在软塌中央,曹丕略带些凉气的外衣贴上婵娟的手臂,那人的玉手还游荡在自己的腰侧,然后轻轻一挑,她的外衣就尽数脱落,只勉强留下一件月白色的里衣。

    婵娟望着那人眸中的点点焰火,脑中却猛地记起张仲景之前与自己嘱咐过的话来。这段时日,她还是莫要行这房事才好,她还要为自己留着这条小命,只有这样自己才能留在他身边继续陪伴下去。

    感觉到那人细密缠绵的吻纷纷落下,烙在她肩头,贴在她前胸。婵娟心中挣扎良久,这才轻轻抬手,捂上曹丕有些泛红的双唇,道了声:子桓,别这样。

    至少,今夜不可以。

    似乎不可置信一般,曹丕眸中的火焰逐渐暗沉下去,手指搭上婵娟细白的手腕,只问了句:为什么?

    婵娟极为尴尬地笑了笑,平日里伶牙俐齿的感觉此时竟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来。说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他便定会追问缘由,若是让他知晓了流产一事,他的痛苦愤怒,婵娟是可以预见的,更别提还有叡儿,若是他因此狠狠处置了叡儿,倒又成了她的不是了。

    可若是不与他直言,她又该说些什么呢?说你不能只在我的院中歇息?说这后院有的是美貌多才的女子?说只有她们才可以为你生儿育女?

    想到此处,婵娟的脸色苍白了三分,难不成他当真要为了她一人,从此再也不能享受为人父的喜悦了么?

    婵娟禁不住抬头冲他讪笑两下,口中的谎话竟是一抓一句:府君大人后院美人众多,总是赖在婵娟这里多有不妥吧?

    曹丕的身子猛地一僵,他似乎从未料到过有一日,婵娟竟会如此规劝自己。

    呵,那夫人的意思是,为夫应该在外多多开枝散叶?曹丕的声音难得有些发冷,婵娟被他压制着,只能与他生生对视,望着那人胸口刚刚才露出的一道新疤,她竟是无论如何也回不出话来。

    曹丕虽不知婵娟为何如此反应,但见她一脸委屈,心底仍旧是软成了一片。轻轻捞她入怀,他无奈地叹上一句:不想便不想,莫要再将我往外推便好。

    婵娟当时心底竟只有一个念头:你瞧,这个世上不可能有人待我比他更好。可这么好的人,竟再也不能拥有孩子

    许是心底那颗莫名有些自惭形秽的情绪在作怪,婵娟强笑着抵住曹丕的前胸,竟是道了一句:子桓,甄姐姐她也在等你

    几乎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刚刚还将她搂在怀中温柔情切的男子,此时竟是突然起身,只着了身上的中衣,便愤然夺门而去。临出门时,还不忘幽幽道上一句:既然夫人如此坚持,那我便顺了夫人的意思。

    房门在夜风中被那人甩地有些吱呀作响,婵娟动也未动,泪水却很快就弥漫而下,打湿了一片被褥,晕成几圈奇异的暗红。也许,有人会觉得她这是多此一举,何必要将一个这般爱你的男子生生推出门外呢?可如果有人经历了她这种绝望,又和她一样彻骨地深爱过一个男子的话,也许就有人能体会到她的慌乱与痛苦了。

    曹丕本是憋着一口闷气打算直接冲出院子,当真顺了婵娟的心意,去瞧瞧甄宓。可他的脚步刚打算迈出院门,他便瞧见头顶那轮异常雪亮的明月,他还记得当年自己就是在这般月色下,无赖地缠住那人,与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当时的他心无旁骛,他只想要婵娟一人。纵然后来有太多迫不得已,他还是只想与她一人终老于山林。

    就这样收回自己的脚步,曹丕在婵娟院中溜达几圈,然后便斜倚在那人窗前眯眼小憩了起来,感觉着室中安然静谧的氛围,就像是婵娟就睡在自己身侧一般。

    脸面什么的对他而言从来都不重要,如果婵娟是与自己置气了,那他默默等着便是了,总也不能因为一时气愤再让她更加伤心不是?

    被晨风灌醒的曹丕倒是感觉,自己的精血似乎全数喂了夜间蚊虫。

    夜华透亮,风过却是心动。

    婵娟面上挟着三分笑意,佯装愤怒地瞪了来人一眼,声音中却含了抑制不住的娇嗔:府君大人不是明日才能到邺城么?今夜得见,婵娟倒是颇为惶恐呢。

    曹丕见她如此,只将胳膊收得更紧,一路的疲乏困顿此时竟全数消失了,只见他唇角一勾,声音悠悠淡淡:本公子倒也想明日再回,可听闻这府中总有人在念叨自己,我听得烦了,也就顺便早些回来瞧瞧她。

    两人虽皆是思念在心头,却偏偏都不想让对方知晓自己的苦处,只把一切都描述地云淡风轻。婵娟抬头,对上曹丕那在夜色映衬下显得尤为黑亮摄人的眸子,手指抬起,抚上他沾了丝夜露的鬓角,心中知他连夜奔回邺城的疲累,口中说的却是:你若是再这般邋遢,我便要嫌弃你了。

    曹丕却定定瞧着她,扣住她有些纤细的手腕,声音是独有的低沉与压抑不住的心疼:娟儿,你又瘦了。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却又偏偏不肯与我提起半句呢?

    婵娟见状,忙有些慌乱地抽回被他攥紧的手指,口中干笑两声:你们这些男子,不是都喜欢什么弱柳扶风的娇嫩姑娘么?

    曹丕闻言,竟还当真皱眉思考了一番,娇嫩姑娘倒是真,不过在我们这般年岁,你也算不得娇嫩了罢?

    婵娟闻言气血猛然灌顶,双手狠狠捏住他胸前的衣襟,眼神危险地一眯。曹丕见婵娟鼓起脸蛋来即将暴走的模样,这才笑笑,将面前人一把抱起,稳步向室中走去,竟还在她耳畔边走边道:如此看来,也只有本公子愿意收下你了。

    婵娟嗔怒地瞪上一眼,却在瞧见那人的模样时,霎时间忘记了所有的动作。曹丕此时正笑得眉眼俱开,似乎被婵娟的反应逗得开心,平时总会微蹙的眉心此时竟是彻底舒展开来,明明上过无数次战场,却还是面若冠玉,笑似朗朗春风,也不知这人到底是如何保养的。

    似乎感觉到婵娟在瞧着自己,曹丕低头,在她唇边温柔轻缓地厮磨片晌,这才对上她的眸子,声音宛如灌了美酒般醉人心脾。

    他说: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留在我身边,好吗?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