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56.神医诊脉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郭锦一听,声调突然一转,隐隐有些发酸:府君大人必会心生欢喜,只是她面露难色,见甄宓神色微动,才接上一声:妹妹本不该过问姐姐的家事,可前些时日总有耳闻,说是府君大人自打接了这位孟夫人进府,便再也没去过其他夫人的房中半步,可有其事?

    甄宓的面色被她这般直白的话激得微红,笑容虽还是端着,却生生透出一份凄苦:是又如何?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他不肯来,谁又能左右的了呢?

    见她终于肯坦诚一二,郭锦忙上前握住甄宓的双手,掏心掏肺般道:甄姐姐,这些事情虽不可人为扭转,可你想想,若是那位孟夫人再生下一名男孩,叡儿他又该如何自处?

    似乎终于切到了甄宓的要害,郭锦看她面色突然阴沉地厉害,忙笑着抚上她的脊背:姐姐,就算你不为自己打算,你就不想想叡儿吗?他今后的安稳前程可全都在你手中,不是吗?

    甄宓沉默半晌,瞧着郭锦扣在自己腕上的双手,突然猛地将手撤回,面上的笑容彻底消失,声音挂上三分冷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郭锦却并不在意她的态度,只笑笑,目光略过她的肩膀,看向室中正伏案读书的小小少年,声音悠悠飘来:姐姐放心,你什么事也不用做,只需要借妹妹一样东西便好。

    窗外的凛风呼啸而过,嘶吼咆哮着,向世人正式宣告冬日的来临。

    婵娟窝在榻上,深深缩在棉褥中不肯起身,青玉将清晨的饭菜来来回回为她热了三次,这才有些担忧地跑去杜若的卧房前敲敲门,想着与她一同商讨。杜若本是在室中绣着一只荷包,听见屋门的响动,这才放下手中的活计,起身披了件羊毛大氅,几步上前拉开一条门缝。

    见是青玉,杜若忙伸手将她拉进室内,顺道将自己披着的大氅裹在她身上,这才拉她一起坐在榻沿边,问道:怎么?姐姐她今日还是不肯起床么?

    青玉听过杜若的问话,眉头拧在一处,无奈地点了点头,府君大人走后该是有一个多月了,夫人一直如此,也不怎么进食,若是把身子熬坏了,待府君大人回来可如何是好?

    杜若见她急得双眼通红,就差鼻头一酸,亦跟着掉泪。连忙握住青玉的手指,杜若安抚地拍上一拍,这才嘱咐道:如此下去也不是办法,姐姐她不管乐不乐意,总是要找个大夫瞧瞧的。

    青玉叹出一口气,这才抹了抹眼角,建议道:那我这便去找文安大人,劳他帮忙请个太医来瞧瞧?

    杜若点点头,看青玉这就要起身,又一把拉住她的长袖,小声叮嘱一句:万事都低调一些,最好不要让后院另一位夫人瞧见。

    另一位夫人?青玉了然点头,知道杜若是在指那位甄夫人,忙回道:杜妹妹放心,这些事情青玉都明白的。

    话罢,便将大氅解下,为杜若挂好,这才伸手拉开屋门。临出门时又想起件事情,转头冲杜若笑道:杜妹妹,今早的饭菜估计又要凉透了,我去找文安时,你便劳烦跑一趟,帮夫人再热一热。

    杜若闻言忙点头称好,也不管那荷包,再次披起外衣便同青玉一同出门而去。

    婵娟近些时日总是睡得昏昏沉沉,总也没什么食欲,每次起身去屋外溜达闲逛,总会很快就有些头晕,身子乏地厉害。因此,本来就因为曹丕随军而无心玩乐的婵娟更是有借口整日窝在床头,安安分分地做个自在闲人。

    谁知,今早青玉破天荒地没有催她起身进食,婵娟睡得安稳,直到感觉有一抹柔软微凉的手绢落在自己的腕上,然后一股轻柔有度的力道按在上面,婵娟这才猛地惊醒,一抬眼便先瞧见了一位蓄着山羊胡的白发老者,那人年岁约莫六旬,面容沉静。见她醒了,竟也不惊,只是抚须一笑,起身行礼道:老臣张机见过孟夫人。

    婵娟见状,忙伸手搀住那人的胳膊,由于刚刚睡醒,声音有些干哑:先生莫要多礼,快快请坐。

    许是听见声音,青玉这才自另一头起身,匆匆行到婵娟榻前,介绍道:夫人莫要介意,这位是张仲景张神医,有先生为您把脉,您的身子定能调养好的。

    婵娟的脑子一空,却又瞬间跳出华佗、董奉两个名字,这才想起此人便是后世颇为推崇的建安三神医中的一位。

    有传说中的医圣为自己把脉,婵娟自是收敛了小脾气,不自觉就挂起一副端庄得体的笑意,道:那就劳烦先生了。

    张仲景没再言语,却冲婵娟微微挑眉,似是示意她单独详谈。婵娟冲青玉挥挥手,让她去门外候着便好,青玉心中焦虑,却还是不情不愿地推门出屋。

    略略倚在身后的靠背上,婵娟的声音和煦温柔:先生有话大可直说。

    张仲景将婵娟腕上的白娟收起,唇角的笑意却丝毫不散,夫人还真是沉着的好性子,见婵娟礼貌一笑,再接上一句:老夫这里有两则消息,有好有坏,不知夫人想听哪个?

    婵娟闻言手指一颤,却仍笑着回道:无论好坏,先生但说无妨,婵娟洗耳恭听。

    见她不露声色,张仲景终是叹了一声,老夫便先为夫人报个忧,夫人的脉象过虚,体寒多病,怕是有多年旧疾,且呈逐年加深之势。

    纵是有所准备,婵娟的心尖还是猛地一颤,先生所言极是,婵娟的身子多年积寒,最近每到冬日便会偶感不适。

    张仲景闻言再叹一声:这些倒是无妨,只是从夫人的脉象来看,您最近是否头晕厌食、嗜睡体乏?

    婵娟点头,那人竟露出一道不知是喜还是忧的笑容,缓声道:夫人这是喜脉,如无意外,已有两月。见婵娟愣怔着不知作何反应,张仲景这才又添一句:夫人冬日本就身子不适,加之怀有身孕,这才反应强烈了些,老夫只能开副方子为夫人疗养安胎,夫人切记好好饮食,就当是为了腹中骨肉。

    那人在说些什么婵娟已经有些听不清了,只感觉眼前那人的嘴唇在动,剩下的便全是模糊一片,泪水滚落睫毛,在被面上晕出一朵初开的梅花。

    她竟是怀孕了?是她和曹丕的骨肉,是自打冲儿离世后自己便一直渴望拥有的孩子。

    见她情绪有些激动,张仲景只起身到一旁的小案边落座,提笔写好一副药方,这才背起身后精巧便捷的箱笼,健步出门而去。

    杜若此时正打厨房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乌鸡汤,临到婵娟的未央苑时,正好瞧见了出门而来的张大夫,连忙上前打听婵娟的状况,张仲景打开乌鸡汤的盖子瞧了瞧,这才和蔼一笑,道:怀孕之人就是要多喝些补品才好。

    话罢,甩甩袖子便潇洒而去。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sob/
上一章        重生之大公子无证卖萌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