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第二十四、这就要离开理科班了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黑板上验算的推导式,已经将整个黑板完全占据了。

    老张将用完了的粉笔头,扔进桌子上的粉笔盒里,看着众人:这就是牛顿第三公示的正确运用与推导,现在你们先看一下,我是如何将这个公式推导出来的,再看一下这个公式如何熟练的运用。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小声说: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为了你的高考,你要学会取舍。再者而言,你们又不是不能再见。你要好好学习,这才是硬道理。

    他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而后继续抄写着笔记。

    我的思绪则早已不在教室,我一直在想偏执到底是谁,叫做什么,会是哪个班的学生。因为这么久了,她迟迟不肯告诉我。

    两天后,教室里的书,基本都已经被搬回宿舍了,毕竟下个学期开学,自己已经不再属于这里。

    门后的墙上贴着这次考试考场的安排,洛羽作为能考进年级前面的人,自然是被安排在前面的考场,而黄帅稍微差一点,考场被安排在了实验楼。

    洛羽正在复习着等下要考的数学,一旁黄帅还在趴着睡觉,我摇摇头:这家伙,每次考试都要睡觉,真是安心,一点都不紧张。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告诉他赶紧起来去考场,他嘟囔着回答我知道了。

    我拿着自己考试需要的东西,离开了教室。

    这时,教室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大部分都去自己的考场了,在107班考试的学生都有已经来了的。

    前桌,陈盼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之后,转身看到还在趴着桌子上的黄帅,不觉有点生气这家伙,怎么总是这样,一点都不在乎考试的么。

    用手里的书,轻轻拍了一下他:胖子,赶紧起来,考试了。你是不是想迟到本是倦意连连,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黄帅先是一顿洛羽那家伙刚才不是已经走了么,难道又回来了,不可能呀?

    一边嘟囔着,用手捂着右边脸,看到是她,惊道:怎么是你?而后才注意到,教室里自己班的学生只剩下他跟陈盼了。

    怎么是我,要不是我,你是不是还打算在这里睡过去,不去考试了。陈盼依然是一副淡然的模样,黄帅像个犯错的孩子,摸着后脑勺:没有的事,怎么可能,我这不是醒了么。

    教室里,来考试的人越来越多,两人也赶紧赶去自己的考场,准备考试。

    但黄帅赶到自己的考场的时候,监考老师已经在发试卷了,喊了一声报告,进去很轻松地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接过从前面传过来的试卷,捡着自己会做的题目,开始了这次期末考试。

    总喜欢躲在角落里,听别人的故事,想自己的人生。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手中的铅笔在纸上来来回回

    洛羽听着黄帅哼着《七里香》,脑袋里却在想几天后的期末考试。

    夏至过后,气温越来越高。三中的教室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

    而我们的教室又是在顶楼,如果没有楼板,那么就是直接处于太阳的直射下了,可是好像多了这一层楼板也没有太大的作用。

    我看着楼板,想到了包子铺蒸包子的蒸笼,下面在烧火,水汽往上走,被最上面的那层挡住,最后最上面的包子总是熟的最快的。

    我所处的四楼,就是这样子。像极了蒸笼,而我们就像蒸笼里的包子、馒头一样。

    感受着这蒸笼般的温度,还得忍受趴在桌子上睡午觉的痛苦。

    夏天的时候热的要命,趴在桌子上睡觉,当睡醒的时候,满脑袋的汗水,还会被压出一些印子来,每当这时我总想问候一下我们的校长。赵贵平,他为何要这样对待我们,让我们回宿舍睡觉难道不好么。

    天气凉爽还好说,炎热的时候,睡起来就是脑袋的汗水,裤子因为长时间坐在凳子上,都快捂出汗味来了,幸好不会长痱子不然估计早就长痱子了吧。

    蝉声消失了,想来也是热的不行了吧。

    我推了推哼歌的黄帅:现在应该到睡午觉的时候了,你就别再哼了,省的等下老张过来收拾你。他看着我,点了点头,从自己的课桌里拿出了一个龙猫的抱枕。

    那是我在他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当时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知道他比较喜欢动漫,为了省事,就去买了一个龙猫的抱枕给他,毕竟每次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始终不好。

    虽然他胖胖的,脸上很多肉,很有肉感,但是直接趴在桌子上还是不太好。所以当他看到这个抱枕的时候,很高兴。

    我先睡了。他跟我说完以后,头埋在抱枕上就睡过去了。

    天空时而飘过几片云朵,教学楼下面走过几个去抬水的学生,我将头转回来,看了看黑板上方的挂钟,时间已经走到了一点的位置,教室里大部分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熟睡过去,只剩下前面几个女生还在看书。

    毕竟明后天就是这个学期的最后几天,我也将迎来高中的第一个暑假。

    不知道暑假能不能出去玩,我可不想再想以往的暑假,被老妈关在房间里做题,想想就可怕,小伙伴都是开开心心地出去玩,就我在做题。洛羽想起以往的假期,大多时候都是在家里做题。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我使劲摇了摇脑袋,将脑袋里的想法抛去,趴在桌子上熟睡过去。

    《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xxc/
上一章        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