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第二十六章、偶遇同门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有一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而有种计划,叫做你妈已经给你计划好了。看着偏执发来得字,洛羽想到了自己,以往的每个暑假自己也是按着老妈的计划去上各种各样的培训班,根本没有一点自己的时间,同时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呀。

    洛羽想起自己的遭遇,没想到竟然有人有着跟自己一样的遭遇。

    那你以往的暑假都是怎么样被剥夺了的?洛羽想知道她是不是跟自己一样被逼着去上补习班了,哎,其实我的内心是十分拒绝的,每天满满的课就已经够让我好受的了,然后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假期吧,还被逼着上补习班去。我是拒绝的。屏幕上跳动着偏执发来的话。

    表示,我的遭遇跟你是一样一样的,我就不知道假期是什么?感觉自己就没有放过假,一直都是在上学,上学。洛羽讲述着自己的遭遇。

    屏幕对面的王凤陷入了阵阵沉思,以前的时候,自己的小伙伴都没有怎么上补习班,自己就被老妈逼着去上补习班,直到现在每个假期都是在补习班度过的。

    她以为或许只有自己一个人是这样的,毕竟在补习班里,没有多少人。也许是因为地方小的原因吧,很多家长并没有很强烈的意识,让自己的孩子去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培训班。

    亦或许是因为没有太多的经济去支持吧,毕竟上补习班是需要人民币的支持的,一节课可都是好几百的计算的,小城市的人可没那么多的收入来支持。

    那你每个假期也都是在补习班里度过的么?王凤问到,差不多是这样子的。那你是在哪里的补习班上课?王凤追问着。洛羽想了想,要不要告诉她,毕竟到现在他可是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的。

    我没怎么去补习班,我妈妈就是教师,大部分的时候,是她给我补,她不会的,就让她的朋友给我补,每次都是去她朋友的家里的。洛羽敲了这么一段话过去。

    两人一直聊了很久很久,聊了各种各种,但是每当洛羽问及她姓名的时候,她都会将这个问题回避过去,不告诉洛羽她的名字到底是啥。

    给洛羽的心弄得是痒痒的,就像小猫看着鱼却不能吃一样,心里只发痒。

    儿子,时间很晚了,你还不睡觉么?刘静隔着门喊道,洛羽看了看电脑下角的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好了,老妈,我这就睡。洛羽应道,那你赶紧的,明天你早点起,我跟你去你爸他们公司看看,那个夏令营的活动,到底怎么样。刘静站在门外说着。

    好的,知道了。洛羽关了电脑之后,爬到床上,倒头大睡。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十点多的事情了。

    我迷迷糊糊地走到卫生间,拿起洗漱台上的口杯,挤了点牙膏,含了一口水,几分钟之后,我将嘴里的泡沫吐出去。捧了一捧水,洗了洗脸。

    厨房里已经飘来了早点的香味,我一猜,就知道是老妈煮了米线。

    走到厨房,果然是热气腾腾的米线,我倚在门边:老妈,老爸呢?你爸先去公司了,你快点吃,吃好了我们一起去。好。洛羽满口应道。

    十几分钟之后,洛羽与老妈到了洛柏天上班的地方,跟门口的门卫讲明了情况之后,刘静带着洛羽径直进了公司。老妈,你知道老爸的办公室在哪里么?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进来了。洛羽拉着刘静的衣角说道。

    刘静转回来给了洛羽一个大大的白眼:‘总感觉你不是我跟你爸亲生的,我跟你爸那么聪明,怎么会生出你这么笨的孩子。’我,怎么就笨了?好歹我可是年级前50的人。洛羽鼓着嘴巴辩解着。

    还说不笨,我跟你爸结婚多久了,难道我没有来过他公司么,不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么?这一刻,洛羽感觉到了老妈对他深深地嫌弃。

    我洛羽本想再辩解什么,这时刚好看到老爸从走廊那头走过来,老爸。洛羽冲过去拉着洛柏天的手使劲摇了几下。你这孩子,是不是又惹你老妈生气了。洛柏天看着自己妻子有点无奈的表情。

    哪有,我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惹老妈生气,是吧!洛羽冲洛柏天笑道,你这孩子惹没你惹老妈生气,难道我看不出来么?洛柏天摸着洛羽的脑袋。

    行了,老洛赶紧带我去看你们公司的搞得那个夏令营的活动。刘静冲洛柏天喊道,是,老婆。洛柏天应到。

    顺着走廊,三人径直走到一个办公室里。

    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看到来人是洛柏天之后,给他端来了三杯茶水:老洛,你这是打算给小羽报名么?

    洛柏天看着她说道:是呀,让孩子去锻炼锻炼也是好事,那你家的孩子,现在几年级了?我家那个又不怎么争气,今年也是高一,下学期高二。

    哪孩子在哪里念书,怎么都没怎么听你提起过?洛柏天疑问道,有啥好提的,之前初中的时候在一中念书,整天上串下跳的,跟个猴子似的,后来高一就给我弄去三中了,三中管理的不是严格么,就想让他在那里好学习。

    几人一谈起孩子真是滔滔不绝呀,讲了好久好久都不见停息。

    妈,我来了。门外站着一个跟洛羽年岁相仿的男孩,来了啊,快进来。王怡对着他说道。

    这是张干斌吧,几年没见了,长这么大一个小伙了。洛柏天拍着他的肩头道,虽然跟张干斌不怎么熟,但是是老爸同事的孩子。洛羽还是很礼貌地点了点头。

    洛羽看着他上去问他:你在三中哪个班?因为都是一个学校的,又是一个年级,或许会有共同的交集,我在94班。张干斌回道。

    94,朱必葵的班主任。洛羽嘴里念念有词,对呀,他是我们的班主任,难道你知道他?张干斌很疑惑,因为他也是我的语文老师。洛羽说道。

    见两个孩子聊得很投机,三个家长也就放心的去忙了。

    老洛,费用什么的,你也清楚,都是一个公司的,当然我们员工内部是有优惠的,然后时间的话是为期五天,然后夏令营的地点,现在暂定在石湖公园,那里属于郊区,距离县城也不是很远,也很方便。王怡拿着手里的资料给洛柏天讲解着。

    刘静在一旁时不时插一两句道:那这个活动是由谁负责,也就是到时候是谁带领这些孩子去的。毕竟无论什么时候,安全都是首要的。

    《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eggolo.com/book/flsxxc/
上一章        一个人,一座城,一世心疼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